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137918.com >

媒体:坐冤狱15年周远可申请多少国家赔偿 钱谁出 国家

发布日期:2021-02-10 04:1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坐冤狱15年,周远可以申请多少国家赔偿?钱由谁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秦乾元)2017年11月30日上午,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宣判,认为该案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这距离周远1997年被抓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从1991年起,新疆伊宁市频发侵害女性的事件。犯罪嫌疑人趁女性熟睡时行凶,持利器刺伤女性下体。1997年5月16日凌晨,又一起类似案件发生后,周远被抓,同年8月7日被逮捕。1998年8月30日,周远被一审判处死缓。自周远1997年被抓之后,该案件经历两次重审、一次再审,他被判处的刑罚也从死缓改判无期,再改判有期徒刑15年。2012年5月21日,周远刑满释放。

  2013年7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此案;2016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书,指令新疆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再审;2017年8月25日,周远案在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审理;2017年11月30日,周远被改判无罪。

  周远案代理律师、北京泽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兴向媒体表示,周远及家人很快会提起国家赔偿,包含侵害人身自由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部分。其中侵害人身自由赔偿金这部分,根据国家标准有140多万。王兴表示,赔偿金不是“希望比较大”,而是“肯定要赔的”。

  国家赔偿应当由谁来赔、赔多少?

  《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再审改判无罪的,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2017年11月30日,新疆高院再审改判周远无罪。因此,同样在2011年判处周远有期徒刑15年的新疆高院是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

  新疆高院是赔偿义务机关,并不代表由其支付赔偿金。《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七规定:赔偿请求人凭生效的判决书、复议决定书、赔偿决定书或者调解书,向赔偿义务机关申请支付赔偿金。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支付赔偿金申请之日起七日内,依照预算管理权限向有关的财政部门提出支付申请。财政部门应当自收到支付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赔偿金。

  周远案代理律师非常肯定称,将申请至少140万国家赔偿。

  其实在《国家赔偿法》中,关于侵害人身自由赔偿金有明确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并且“对赔偿请求人取得的赔偿金不予征税。”

  以2016年为例,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均工资67569元,工作日251天,日均工资269.2元。周远被侵犯人身自由15年,269.2×15×365≈147万。

  法院判决书未采纳“公安刑讯逼供”的意见

  在周远案的再审中,周远的辩护律师曾提出周远在公安机关遭到刑讯逼供。周远本人也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多次提到曾遭刑讯逼供,不过在新疆高院的判决书中,法院最终没有采纳辩护人提出的公安机关存在刑讯逼供的意见。

  法院认为,经审查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以及侦查人员出庭所作的说明,没有发现侦查人员在讯问中实施刑讯逼供的证据。

  和周远改判无罪的原因一样,“证据不足”。“周远在供述中多次否认犯罪;其有罪供述在案与其他证据存在矛盾;指认现场视频中多次出现周远指认错误时侦查人员追问和提示的情形等,故不排除存在指供、诱供的可能性。”

  因此,周远若想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四款:“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向当时负责侦讯案件的公安局提起国家赔偿。他还需要提供更多证据,并获得法院的判决书。

  冤假错案的受害者能获得多少“精神赔偿”

  2010年4月29日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决定》,扩大了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赔礼道歉的适用范围,增加了有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规定,实现了国家赔偿中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的重大发展。《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2015年3月4日,最高法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

  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条款,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数额:精神损害事实和严重后果的具体情况;侵权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过错程度;侵权的手段、方式等具体情节;罪名、刑罚的轻重;纠错的环节及过程;赔偿请求人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平均生活水平;赔偿义务机关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其他应当考虑的因素。

  1994年,聂树斌因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民警怀疑为一起强奸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被逮捕,1995年经过二审终审被判处并执行死刑。2005年,王书金自述是强奸杀害聂树斌案被害人的真凶。2013年9月,河北高院对王书金案做出二审宣判,裁定王书金供述与“聂树斌案”证据不符,不认定王书金作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改判聂树斌无罪。

  2017年3月30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收到河北高院寄送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各项赔偿共计268.13991万元,其中人身自由赔偿金52579.1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万元,精神抚慰金130万元,张焕枝个人的抚养费6.4万元。

  该赔偿决定中的130万精神损害抚慰金,创下国内冤错案获赔精神抚慰金的最高纪录,此前最高的是呼格吉勒图父母获得的100万元。

  而因冤假错案获得国家赔偿的最高纪录是许玉森案。

  1994年1月13日晚,家住莆田市秀屿区东埔镇前范村的一位郑姓老人遇害。案发后,莆田警方锁定了秀屿区联星村的四名年轻人蔡金森、许金龙、许玉森和张美来。此后,蔡金森一审被判处死缓,其他三人被判处死刑。二审时福建高院将三人的死刑改判为死缓。

  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及其亲属不服判决,分别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及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申诉 。

  2016年2月,福建高院再审此案,认为原判认定许金龙等四人共同入室抢劫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四人有罪,依法应予纠正,因此宣告他们四人无罪。

  同年6月,许金龙等4人向福建省高院申请国家赔偿,总额超3300万元。福建高院于2016年11月底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书显示,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均分别获得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193.62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6.81万元,蔡金森获得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180.88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96.81万元。4人合计获偿1148.98万元。

(图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张玉